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干女儿”骗走上海老人200万和两套房,诈死藏身国外时仍想骗保终落网

时间:10-11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00

“干女儿”骗走上海老人200万和两套房,诈死藏身国外时仍想骗保终落网

在屠某的人生中,充满了谎言和骗局。上海一对失独老人视她如亲女,她却骗走了老两口200万元,还诱骗二人抵押两套房产,险些无家可归。骗局败露后她潜藏到老挝,又伪造了一份死亡证明,骗过了中国驻老挝大使馆,使得相关案件调查一度停止。在诈死期间,她还让自己母亲拿着相关证明,到一家知名保险公司索要690余万元巨额死亡赔偿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又一个谎言相继被戳穿,屠某也于2022年7月被遣返回国,随后被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近日从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获悉,经该院公诉,屠某因犯合同诈骗罪、保险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失独家庭有了“干女儿”对于朱阿姨夫妇来说,19十分惦记这个“干女儿”99年的夏天是悲伤的。他们刚刚工作不久的独生女在一座现已废弃的水上乐园游玩时发生意外,不幸身亡。中年丧女,让两人悲痛欲绝,迟迟不能走出来。过了两三年,一家银行派出一位业务员进驻朱阿姨工作的企业,这位业务员便是屠某。屠某当时只有20多岁,与朱阿姨逝世的女儿年岁相仿,一来二去,两人逐渐熟络起来。朱阿姨夫妇十分惦记这个“干女儿” 网络图/图文无关交谈中,屠某也得知了朱阿姨夫妇的不幸遭遇。那几年,她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朱阿姨。有空时常打电话,同朱阿姨唠家常。周末陪朱阿姨逛街,开车带她去理发店烫头发,去农庄摘葡萄。一次,朱阿姨的脚长了骨刺,需要一双软底的皮鞋。屠某陪着她转了很多家店,终于找到了一双舒适的鞋。屠某结婚生女时,朱阿姨很是高兴,仿佛通过屠某感受到了祖孙三代的天伦之乐。之后,屠某辞去了在银行的工作,和朱阿姨的联系也少了。不过,在朱阿姨心中,依旧十分惦记这个“干女儿”。因此,当2016年的一天,屠某再次敲开了朱阿姨家门,盛情邀请她去自己公司参观时,朱阿姨欣然答应。朱阿姨后来回忆,那天屠某开着豪车,载着她来到淮海路上一家公司,十几位西装革履的男女员工等候在门口夹道欢迎。屠某告诉朱阿姨,自己的生意很红火,业务已经扩展到阿联酋、卡塔尔等多个国家。对此,朱阿姨发自内心地为屠某感到高兴。被骗抵押房产将要无家可归在这次见面后没多久,屠某提出有一个汽车新能源项目可以投资,回报率很高,想问朱阿姨借点钱。此前,屠某也曾帮朱阿姨打理过一些投资理财项目,还赚了点钱,加上对“干女儿”的信任,朱阿姨分别于2016年、2017年和屠某签订了三份投资协议,并将老两口毕生的积蓄200万元转给了屠某。2016年9月,屠某打电话告诉朱阿姨,自己有事需要出国,但不放心公司,希望朱阿姨能代替自己掌管一下公司事务。不等朱阿姨细想,屠某叫的出租车就已到了朱阿姨楼下。糊里糊涂间,朱阿姨就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持股20%。随后,屠某又提出想借两位老人的房子一用,这样就能有更多资金把国际业务做大,等赚到钱了,一定好好孝敬两位老人。架不住屠某的软磨硬泡,朱阿姨瞒着老伴,拿了家里的两本房产证去某银行签了几份文件。事后朱阿姨才知道,这些文件大体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抵押合同,公司以股东朱阿姨的两套房产作抵押,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同时签订的还有一份具有强制执行力的公证书;另一部分是保证合同,朱阿姨作为股东,承诺对1000万贷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若公司无法还贷,就以个人财产清偿贷款。等上述这些钱款全部进入口袋,屠某也就从朱阿姨的生活中“消失了”。起初,她还会偶尔回复朱阿姨的电话,称自己得了重病需要住院治疗。善良的朱阿姨觉得,不会有人这样诅咒自己,还提着营养品到屠某所说的医院探望她。直到2017年12月26日晚,银行工作人员上门,表示因公司迟迟未偿还贷款,现在银行要收走当初用于抵押的两套房子。此时,屠某已经彻底失联。在“干女儿”的欺骗下,两位老人不仅失去了毕生积蓄,还将无家可归。历时两年总算保住老人房产在两位老人最绝望的时候,多位律师得知了他们的遭遇,向他们伸出了援手。办案人员针对出逃案件正在研究案情一方面,律师带着老人到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报案。如果屠某说的“汽车新能源”项目不存在,则她是在虚构事实、骗取钱财,构成合同诈骗。如确有该项目,但屠某并未按合同约定将朱阿姨给的200万元投入,也构成合同诈骗。另一方面,律师调查发现,银行提供的抵押合同及担保合同上,朱阿姨老伴的签名系伪造。调取的监控显示,签字的人是屠某的父亲,而非朱阿姨老伴。据此,律师在法庭上指出,合同上缺少房产共有人的签名,应为无效合同。同时,在这一系列合同中,公司与银行签的贷款合同是主合同,因公司涉嫌贷款诈骗,所以主合同无效,那么作为从合同的保证合同也应认定为无效。2019年底,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因房屋抵押合同上朱阿姨老伴的签字并非出自本人,该合同无效,朱阿姨夫妇无需以其房产承担抵押担保责任。然而,朱阿姨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仍需对其签署的担保合同承担对应的担保责任。一审宣判后,二审开庭前,律师又调查了屠某名下的那家公司,发现其注册资金5000万,实际到账仅有80万,且贷款前几年没有多少经营活动,属于典型的空壳公司,银行向其发放高额贷款有违规之嫌。同时,银行在朱阿姨签订相关合同前后,还存在多处疑似违规的操作。针对上述问题,律师一边向银保监局举报,一边另行提起了行政诉讼。经过近两年的漫长拉锯,二审期间,该银行与朱阿姨夫妇达成和解,不再要求朱阿姨承担担保责任。随后房产交易中心涤除了老人名下两套房产的抵押登记,法院对房产解除查封。诈死藏身老挝终难逃法网这起案件的民事部分结束,朱阿姨夫妇的房子保住了。那么,合同诈骗这起刑事案件呢,屠某究竟去了哪里?就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不久,屠某的母亲拿着一份中国驻老挝使领馆认证的死亡证明来到派出所,称屠某在老挝旅游时意外摔下山坡,发了几天高烧后死亡。基于目前的证据材料,犯罪嫌疑人死亡,案件侦查终结。2018年10月,屠某母亲又拿着这份死亡证明,找到某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要求理赔。2007年至2013年期间,屠某在该保险公司共购买了6份保单,总赔付金额达到694万余元。保险公司对屠某的死亡持怀疑态度,加上赔付金额较高,于是聘请了调查公司在老挝对屠某死亡的真实性展开调查。调查公司找到了最初为屠某开具死亡证明的医生,发现对方只是老挝一个村医务所的医生,并非权威医疗机构。此外,该医生虽承认开具死亡证明,但并未见到屠某死在医务所。据此,保险公司拒绝理赔。尽管如此,屠某的下落仍然成迷,直到2020年年末的一天,一个举报电话打到了国内。电话那头称,此前在电视上看过讲述朱阿姨夫妇遭遇的新闻,发现身边有一人酷似新闻中出现的“屠某”。据举报者所说,屠某整了容,办了假身份,还把父母女儿都接到老挝。该举报者还提供了屠某现在的照片、使用的假护照等关键信息。根据这条线索,上海公安机关重新启动了侦查,并与老挝警方取得联系。2021年,屠某因伪造身份证件被老挝警方逮捕。2022年7月,屠某被遣返回国,随即被上海公安机关逮捕。出逃嫌疑人引渡回国后,被上海警方带回进行调查到案后,屠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她所说,除了朱阿姨夫妇的200万元,她还欠下了3000万元左右的外债。为了躲避债主,她借前往老挝旅游的机会,花钱买通了老挝的关系,用虚假的死亡证明骗过了中国驻老挝使领馆,企图“诈死”脱身,没想到最终还是被识破。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